回憶錄

「我能往哪裡跑,翻牆出去,一望無際的毛豆田。」

坐落在田中央的屏北高中,直到我升了高中我才知道有這麼一個地方,至於屏北小清華原民專班是姐姐的推薦。初來乍到的新鮮人,國中前都是就讀漢人學校,人生第一次班上全是原住民,興奮和緊張在破冰前表現的淋漓盡致。跟家長道別後的那晚,伴著徐徐微風,參雜著許多人的思念,而我的內心卻是波濤洶湧的直直催著我去認識室友,現在想起來,他們那時臉上的靦腆都是假的,當然,是熟了才敢這麼說。

早兩個禮拜來到學校,熟悉、認識了彼此,開學典禮,最high的總是我們,而後不管是週會、集會,少不了的是來自不同族群卻又默契齊聲喊出的聲音,因為如此,免不了的是其他人的目光。

令人緊張的植物解說,當時的我在原民班集會時就想著一定要拿到特優,或許是因為有著對自己的期許加上當時介紹的植物是部落裡常見的月桃,於是如我期許,第一時間想的是去和老師道謝,老師卻是謙虛並且向我伸出了大拇哥。

第一次的大舞台﹣六堆年度展演,那時的我們特訓幾個月的時間,在那期間,從爭吵到有共識,解鎖了我們的第一道鎖。在表演開始前的禱告,老師帶領著我們願當天的表演能夠順利。唱著靜謐的月光,我們手牽著手,舞台光聚焦每個表演者的臉上,想展現最好的我們給台下的觀眾們。

「矮~海嘯二年級吧!」

總是盼望著能夠升上二年級,期待著有學弟妹們的加入。

重新編班後的我們,重新認識了彼此,這時候的我們是最放縱自我的時候吧!當然!體重也是。

久久一次的園遊會和瘋狂的運動會讓我們更感受到了時間直直地逼著我們「去面對所剩不多的時間,好好把握。」

隨著高三的學長姐們畢業,心裡是一波波的膽顫和不捨。

「為甚麼六樓會有隱翅蟲啦! 」

六樓的風景真的很漂亮,專班或許是要我們愈高年級愈往上搬,要有更廣的視野。

 

畢業照的主角換我們了,是不是領帶不見了。

隱翅蟲的傷疤是不是代表著高中的回憶。

夜晚的月亮,陪了你走過多少開心難過?

「皮在癢」是不是有那麼一個人讓你很想念。

 

從以前到現在,原民班分兩班,九班和十班,比較心態一定會有,可最讓我開心且慶幸的是,原住民的團結心總能勝過許多許多。

 

 

 

 

 

 

Facebook 外掛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