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cini

還記得剛進來屏北的第一天,那一天是我將要開始獨立生活的開始,帶著各種的心情來報到有興奮、緊張、害羞的心情來。興奮地見到同學、緊張地來到不曾見過的場合、害羞地來到寢室,接下來家長慢慢的離開,而我們也開始參加新生所必須參加的活動。

到了晚上是我最難忘的時刻了,平常這時候應該聽到的是媽媽在廚房煮菜的聲音、爸爸在客廳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然後妹妹這時候是跟我一起玩手機的,然而在屏北的這晚是同學此起彼落的聊天聲、洗衣間的吵雜聲各種聲音都有,唯獨家人的那些平常聲音沒有,全部都在一夜間消失,頓時覺得失去了家人。

我獨自一人到洗衣間洗衣服做任何事情,做完了這些瑣碎的事情,時間悄悄地來到了十點,舍監拿起麥克風廣播起來,該光大燈睡覺了。終於我按耐不住的心情可以好好地釋放了,我捲起身體壓低音量在床上哭泣,只能說即使壓低了音量我還是越哭越快越來越大聲,心理想著我可不可以讀離家裡最近的學校而且每個禮拜都可以回家,而且當時只要一拿到手機就問爸媽可不可以轉學,每天幾乎都這樣說,持續了一個禮拜,我才開始慢慢適應者裡的一切。

就這樣過去了三年我依然好好的在這裡讀書,隨著時間過去認識到了許多朋友、認識到其他族群,學了很多對未來大學很有意義的知識及如何在職場上如何溝通。

接下來我們要各奔東西了,即將留下些遺憾跟回憶在這有點鳥不生蛋的地方,在原專班真的可以當作是一家人,在這裡的點點滴滴都是我們之間自己為對方留下來的回憶。

Facebook 外掛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