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青春

這輩子,在幸運不過的一件事就是成為原住民。

 

血管裡流著原住民的血統,因為如此,我才得以來到這所原住民專班­-小清華

 

還記得第一次報到時,開往學校的路途當中,窗外的景象最後只剩下一望無際的毛豆田,代表著…屏北高中到了。

 

走進校園裡的那一步,時不時的臭味瀰漫在空氣中,炙熱的太陽打在我的頭頂上,回到寢室迎接我的不是冷氣,而是電風扇。沒有無時無刻拿著手機的我們,隔壁房的聊天歡笑聲,彈奏吉他的聲音及原住民的美妙歌聲,從走廊走去,耳朵裡還殘留著那些旋律。

 

高一時,那時留校週的植物檢測,五分鐘的介紹,穿著族服面對老師及無數的學生,顫抖的聲音加上心跳的加速,緊張的那片刻我永遠也忘不了。

 

冬天裡的健康操及校慶進場,活動中心刺耳的尖叫聲,原民般的出現,更是引來叫破喉嚨的尖叫聲。

活動的結束,傳承下來的大會舞,大家的圍繞,正唱著:輕輕地唱出我們的歌聲,團結起來,相親相愛,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

 

夏天的到來,阿勃勒的出現,畢業即將到來…

 

曾經的校外出遊,爬上陡峭的尾寮山,任何比賽的齊心齊力,一起得到無數的獎牌,那份榮耀是屬於我們的。

 

即將結束的十八歲生活,任何回憶,都將留在校園的任何一個角落。

 

簡樸、健康、環保,進入小清華的強迫規定,到最後…已成為了習慣。

 

不曾後悔來到小清華,只求下半輩子再來到小清華能與你們相遇。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