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何處不青山

人間何處不青山
~~原住民青年何不到平地去打天下 (作者:林德義)

台灣光復卅多年以來,政府對原住民的特別保護措施,已經使原住民在經濟、文化水準上都有了顯著的提升,但是,在整個國家社會都在突飛猛進的同時,原住民社會進步的幅度,顯然是小而且慢了一點。
於是,有人批評政府的原住民政策不是過猶不及就是本末不分,甚至一些求好心切的原住民新生代,竟也懷疑政府對原住民的良法美意,責怪政府對原住民社會的不重視。

事實上,政府對原住民的照顧,真像是拿著一尊泥塑的寶貝一樣;恐怕抓重了會抓壞,又怕拿的不緊會掉下來。恐怕刻意的保護扶植會慣壞了原住民,却又怕不保護扶植會使原住民難以支撐或受到傷害。
不過,任何一種措施都會有其正面以及負面的影響,既然,政府的原住民政策已經引起各方面的討論,顯然,它必定有值得檢討的地方,無論來自各方的聲音是非議也好,肯定也好,都應該予以重視和探討,何況,對一個行之數十年的政策,重新予以檢討畢竟不是一件壞事。
※※vv※※※※※※※※ ※※※※※※※※
民國五十二年,台灣省政府頒佈實施了原住民行政改進方案,以代替原來含義不夠明確的「山地平地化」政策,其基本精神是「基於三民主義種族平等之基本國策,繼續保護扶植原住民,積極發展教育與經濟,以提高其文化經濟水準,增進其社會福利,促使早日與一般社會融和。」
這個方案實施到現在也已二十多年了,政府仍然在繼續保護扶植原住民,原住民社會各方面也已有長足的進步,但是,是不是已經達到了「促使早日與一般社會融和」的最終目標呢?却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
我們相信所謂的「融和」並不是民族上的「同化」,而是經濟上文化上的平等交流;亦即,原住民不應再是經濟上的被剝削者,原住民應該在台灣的經濟活動地位上得到應有的公平回報。
就以去年台中豐原一帶大小工廠勞動力調查結果指出,每當原住民員工在每年八月中旬請假回鄉參加三五日的豐年節慶時,幾乎有三分之一的工廠會陷於癱瘓,由此可知,原住民雖然目前仍處於經濟上的弱勢地位,但是,其潛在的影響力,以及其對整個台灣經濟的重要性,却是不容忽視的。
根據一項可靠的統計資料顯示,山地原住民的農業人口比例,從民國五十五年的百分之九十三,到去年已降到百分之七十,更令人驚訝的是,每戶收入中的非農業收入,却以極為快速的比率增加,從原來的百分之廿二增加到百分之六十五以上。
這些具體而顯著的事實,確實令人亦喜亦憂,喜的是原住民人口結構的轉變及非農業收入比例的增加,使原住民在經濟上具備了脫胎換骨,迎頭趕上的有利條件,憂的是在台灣整個經濟體系中,原住民仍然呈現高度劣勢的倚賴性。

同時,原住民急速轉變的人口與經濟結構,與政府現行的原住民政策是否吻合,與原住民保留地的經營有無影響,以及原住民本身是否能夠迅速適應,原住民青年對這種時代所趨的流向是否已經警覺因應,原住民在平地經濟活動中所扮演的重要却卑微的角色能否獲得改善,這些都是令人關切的問題。
※   ※    ※

「我的家鄉在那路灣,你的家鄉在那路灣,從前的時候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
原住民渾厚嘹亮的歌聲,在高樓大廈的鷹架上,在汪洋大海的漁船甲板上,在加工區陰沈昏暗的工作房中,無論在任何地方,那種興之所至就暢懷高歌一曲的豪邁,蘊含了原住民特有的率真與堅毅,這種隨遇而安,屈而不折的精神就是原住民赤手空拳也可以打天下的本錢。
當然,在奮鬥的過程中,可能披荊斬棘,可能歷經風霜,可能有一次礦災有百分之八十是原住民子弟的慘痛犠牲,可能有類似「我是妓女養大的」的辛酸代價,但是,却不能因為前程崎嶇而却步,不能因為挫折打擊而退縮。
目前,政府有關單位已經開始重視都市原住民、勞工原住民的各項權益及福利,並且積極進行各項改善輔導的工作,這不就是第一批擁進平地打天下的原住民,以血淚換來的代價嘛!
也許有人會認為,放著原住民保留地不好好安安穩穩的經營,却要到燈紅酒綠的平地去「跑江湖」,冒風險,甚至仰人鼻息供人使喚,這是虛榮心作祟,是好高騖遠。
更有人會擔心,原住民純樸無知,在複雜的平地社會中必然會吃虧,同時在平地社會的大染缸裏容易學壞,回原住民後會影響原住民純樸的社會。
這些基於熱愛原住民而發出的顧慮和擔憂是不無道理的,但是,為了根本的改善原住民的生活,我們必須「兩害相權取其輕」,對這些社會變遷的過渡時期中,難免付出的代價和犠牲,則有待於原住民本身及政府共同努力,降低為害到最輕微的程度。
至於青少年的問題,乃至於社會污染的問題,我們必須相信這是邁向現代化社會過程中難以避免的「痳疹」,任何一個社會都或多或少會發生的通病,原住民社會又豈可完全「免疫」呢?
何況,鼓勵原住民年輕的一代到平地打天下,並不意味著原住民要「放棄山地」,因為在原住民的勞動人口中,仍然有近三成的人口足夠應付原住民保留地的經營管理。
數十年來,原住民胼手胝足的經營山地,如今不能說毫無成就,結實累累的果樹,迎風搖曳的林木,這些都是原住民的財富,都是原住民進而有本退而有據的有利條件。
所以,外在經濟結構急遽變化的此刻,原住民絕不可再以「擁山自重」而滿足,不能再自囿於有形無形的圍牆而忽視了外面廣闊的世界。
尤其受過現代教育的原住民青年,更應該猛然醒悟,要知道這已不是日本「理蕃政策」封鎖統治下,任原住民自生自滅的時代。如今,在自由民主平等的生活環境中,只要肯努力,原住民的前途絕不侷限於山地,只要有能力,一樣可以在平地創下轟轟烈烈的事業。
眼前已經有一個不變的事實,那就是,目前佔著原住民收入絕大比例的非農業收入,絕對不是來自原住民保留地,乃是無數原住民子弟在平地打天下的豐碩成果;而在可預見的將來,必定有更多輝煌的原住民成功典範,為這個到平地去打天下的理想做更美好的見證。
※   ※    ※
「手牽著手,肩並著肩,輕輕地唱出我們的歌聲,團結起來,相親相愛,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現在還是一家人…」
是的,我們永遠都是一家人,無論在地底下的礦場裏,在高空的鷹架上,在無際的大海上,在擁擠的加工區工作房中,我們身體裏面永遠流著同是原住民的血,就像猶太人一樣,縱然流落在世界的各個角落,他們却都以自己是猶太人為傲,他們努力奮發,他們榮宗耀祖,更不忘記他們的根,他們的祖國以色列。
我們這一代的原住民青年,也要有這種為了前途可以「孟母三遷」,可以四海為家的開闊胸襟,「埋骨何須桑梓地,人間何處不青山」,我們不可能再抱殘守缺的蹲在原鄉「刺繡、編織、雕刻」,我們要打破偏狹的地域觀念,要告訴世人,也要告訴我們後代的子孫;我們不但屬於原鄉,也屬於這個廣大的世界;我們不只是擁有河海山林,也擁有這個美麗多姿的世界。
因為,我們有信心,在同樣的條件之下和平地同胞競爭,我們絕不會差到那裏。男士一樣可以娶平地漢人的女孩為妻,原住民一樣可以在平地置產致富,一樣可以在運動場上、藝術殿堂上,甚至科學技術上與平地同胞一爭長短。
我們可以在任何一個社會群體中出類拔萃,可以在平地榮耀祖先造福後代,也可以衣錦榮歸回饋同胞。
※   ※    ※
「原住民,我們原住民是個優秀的民族,呀嘿!呀嘿!…」
原住民青年們在歡唱這首歌時,多少帶有一份自得意滿的驕傲,但是,我們優秀在那裏,驕傲的憑藉又在那裏,是那些已經大部份流入收藏家的藝術「骨董」,和一些變了質的歌舞,還是那一大片「地未盡其利的原住民保留地」呢!?
縱然那些傳統文化值得驕傲,但是,那畢竟是屬於我們祖先的榮耀,我們這一代的原住民青年豈可只懂得「掠美」,在祖蔭澤被「與有榮焉」之下,我們是否想過,也要承先啟後的留下一些值得讓下一代傳誦驕傲的事物。
繼續的自我陶醉在傳統文化的餘蔭裏,繼續沉迷在狹隘的鄉土情懷中,將使原住民社會永無翻身之日,只有奮身跳進科技文明的時代洪流裏,接受挑戰,接受歷練,才能衝破劃地自限的有形無形的藩籬,為原住民社會開創新天地,為後世子子孫孫留下美麗而開闊的遠景。

Facebook 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