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路

天籟是在八部合音的高調之上
緊繃的琴弦調不上去了
唱啊唱啊唱不下去了
嘔啊嘔啊嘔不出心血了
一洩不再千里
餘音不足繞樑
不再聽風辨位尋找古道
也已沒有羊群穿梭的曲徑
是天災還是人禍
封了歸鄉的路

喜鵲和烏鴉都啞給誰聽
零落的炊煙無言給誰看
天災之後天籟也失聲嗎
吹鼻笛的耆老也絕響嗎
樑上雕的大鷹鷲 不飛
柱上刻的百步蛇 不撲
折的不知是第幾支羽翼
斷的不知是第幾根琴弦
一切似乎停格
用聽的路 不再是回家的路

任何一個音階
原本都聽得出族人的韻味
都可以順音摸到隱身的樹蛙
但是
A調到天亮的情歌唱不上去了
傳唱的林班之歌接不下去了
就別說聲嘶力竭
別說氣若游絲
該吶喊就用心吶喊吧
該生氣就用力生氣吧

一路上且用心傾聽
那不是風
是雲海游移的衝撞
不是歌
是流竄在大地上的天籟
心靈激盪的澎湃
不一定滴血才痛
不一定哀鳴才傷
靜寂也能震耳
萬里也能穿心
逆來順受就聽不出坎坷
而笑裡藏的是無奈
層層歌舞圍繞的只是將熄的爐火

傾聽都是在柔腸寸斷之後吧
用心都是在肝膽俱裂之前吧
且用心傾聽
咆哮怒吼不一定貫耳
輕聲細語不一定中聽
只是
要傳唱多久才是一首歌呢
要蹂躪幾回才算原住民呢

cover600

(2012年底為宗親兄弟–丹耐夫–發行專輯CD”聽路”有感而寫)

Facebook 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