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流

老天啊
那排山倒海衝撞部落的洪水
那摧枯拉朽欺凌部落的土石
是巫師沒有預言的忌日
是勇士獵人難以抵擋的猛獸
竟然以爸爸之名橫行
竟然以天神化身行刑

老天啊
部落無罪族人無辜呢
祖靈無奈同胞無助呢
該被天譴的應該是
讓大地滿目瘡痍的小人
讓口水氾濫成災的大人

受創的聖山
是我們的衣我們的米我們的座車
更是孕育我們的聖山
受傷的部落
有我們的樑我們的牆我們的古道
更有我們摯愛的鄉土
老天啊
竟要讓我們離鄉出走


帶不走我們的樑我們的牆我們的古道
拔不走屋前的石柱與老榕
卻在鞭炮聲之後
熱鬧的剪綵之後
住進了百合花和蓮花競豔的新家園

也是家園
是名叫永久屋的家園
晨昏時炊煙裊裊了
兒孫在庭院戲謔了

無數的晨昏之後
兒孫的兒孫之後
媽媽和兒孫的母語雞同鴉講
石板屋要翻山越嶺去廢墟追悼
那才是比洪水猛獸更可怕的天譴
還要再怪莫拉克嗎

(本篇獲2011年第二屆台灣原住民族文學獎新詩佳作)

3811533237_03bde82a64_o 慘遭土石流摧殘的來吉村

Facebook 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