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處鄉關

逐鹿獵場的獵人該傳來佳音了
穿梭山林的樵夫該滿載而歸了
親友妻女也該早已倚門相待了
而家園呢家園
如果不是夜夜笙歌霓虹闌珊處
如果不在澗水潺潺海浪波濤處
擁有立錐之地竟是如此奢侈

是來自異域的異類搶走飯碗
是一本本厚重的白皮書逼人上梁山
於是血流成河的動物
不幸成為伯仁
於是黥面的阿婆凋零
封刀的阿公跳樑
於是千餘顆印章才能過關斬將
路障重重險過峭壁和巨浪
掙口飯吃竟要如此煞費周章

福爾摩沙的島名早已成為神話
所謂原住民只是一齣反諷戲的劇名
是另一種殺伐消滅的代名詞
違章建築的界標之內
鎮暴警察的黃色警界線之內
那是我們的家鄉嗎
大地寬闊竟然容不下土地的主人

手握生殺大權的大人半世紀輪迴
不過是換了一套制服一枚徽章
怪手鑿下片片塊塊屈辱的斧痕
正在連根拔除祖靈遺留的圖騰
鄉親啊鄉親
乾一杯才上路吧
不論明日鄉關何處
西出陽關不一定有故人呢

 

(1999年于北大武山)

yama_042b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