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殘照

剪下無限綠意
貼上我心深處
在強說愁的年代
青山夠綠心海夠深嗎
歲歲年年

剪斷三千銀髮
剪不斷萬千愁緒
到了細說當年勇的年代
華髮夠白心傷夠痛嗎
碎碎唸唸

只有窗外相思樹上的晚蟬
仍在傳唱千古訴說不完的故事
只剩無言向藍天的殘壁
和一地飲泣的石礫瓦片
默默的接受自以為是宿命的無奈

沒有雞犬嬉戲
不再炊煙繚繞
而封侯不榮歸衣錦不還鄉的遊子呢
該為殘缺而扼腕
還是要為圓夢而割捨

依舊雲淡風輕鳥語花香
而故事裡的圖騰早已兜不攏
山歌中的高八度八成唱不準
繁華塵囂輾壓在大地上難以承受之重
恰似部落長老吆喝不醒的沈寂

剪一抹夕陽餘暈
剪一角殘牆斷樑
綴上些許梧桐花瓣
裝在信封裡
寄給把童年遺留在這裡的你
也寄給在異鄉榮宗耀祖的他

(1999年於北大武山)

(刊登於山海文化雜誌社出版之2010台灣原住民文學作家筆會文選)

948421105_m {3519131F-1EFE-4137-828E-F687A6409C22} 704590958_m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