窄門

窄門

喧嘩就在無端的記憶裡生很
就這樣盈握一句很古典的乳名
一首熟透的沒有歌名的山歌

又是山風空然的呼喊
喊不成酋長冰冷的辭令
而那咒不出什麼的舞步
那盛裝響叮噹的豐年祭
依舊響不出人們的耳膜
依舊是輪唱那首沒有歌名的山歌
依舊是生了根的記憶

還在嚮往那什麼遠美了的故事
那不懂羞澀的純樸
那塞不進彩虹的暗箱
以及一絲感動
以及飾有淚水的真理
那扇固執的門

觸覺就這樣貧血
就無所謂的跑去搶奪純樸的榮耀
去製造一個沒有晨曦和晚霞的世界
淚水就溶不去那泥做的守門狗
巫女便在淫笑後肯定了自己的科學
呵!科學啊
休止符啊
沒有黎明啊
以及那隻嘶啞了的報曉雞啊

便沒有了夢
沒有了色彩的驕傲
更沒有什麼以前和以後
沒有什麼門外和門內
只有響自無所謂遙遠的春雷
斜斜的滾翻
律動的扣擊那扇門
再以無奈
以嗚咽輕敲那擠不進一絲感動的耳膜

(原載57.6幼獅文藝)

1362052555-520422469_n

Facebook 功能:

臉書同步 - 歡迎留言

發表迴響